性治疗师真实工作亲自上阵指导

性生活的不和谐,在含蓄内敛的中国人看来,是难以向外人启齿的羞愧事,夫妻生活不理想,夫妻俩顶多分别到男科、妇科门诊去看病。“性治疗师”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还是陌生的职业名词。事实上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注册性治疗师,如同心理医生一样平常。童嵩珍,她是台湾第一位性治疗师,率先将性治疗师带入内地,从事工作超7年。夕阳照亮治疗室墙上的性器玩偶,一男子身着患者服静静地等待台湾性治疗师朱琼如,她是童嵩珍团队一员。2013年4月,“台湾第一性治疗师”童嵩珍首次前往内地进行指导交流,并与武汉这家男科医院签约,建立大陆首个性治疗工作室。这家医院把二楼一个区域单独隔离,专职护士守住入口,内有3间性治疗室。


这片“私人订制”区域专为台湾性治疗师童嵩珍的团队而设,一年来共有200余患者走进这里。朱琼如拿着一个模型为求诊者讲解勃起状态下男性性器的尺寸和硬度。朱琼如手里的性器玩偶是童嵩珍亲手缝制的,用玩偶和模型进行演示和练习童嵩珍从美国身体工作坊学习的手法。原本担任性病防治所讲师的朱琼茹也是意外踏入性治疗师这一行,她朋友都觉得这行业好“酷”。她也设计宅男课程,教宅男们如何谈恋爱,提升男人魅力。


作为团队的主导师,童嵩珍今年41岁,治疗方式大胆前沿,不用药物,不用手术。当夫妻一方治疗到一个阶段,她会邀请夫妻双方一同前来,共同面对实际而无法在家进行的问题,过程中,她会在一旁观察并协助双方解决问题。每个月到武汉某家医院坐诊八天的童嵩珍,从小就对性议题很有兴趣,对性的看法与观念也有别于传统观念。


2006年于研究所毕业后就立志做性治疗师,卖掉房产,在高雄市的繁华地区开设了一家性福工作室,这对民风淳朴的南部来说,大家都投以异样眼光,甚至认为她是“性代替者”,不时有人会打电话来骚扰;想起那段时间,“我当时真的很沮丧,尽管我讲到口干舌燥,大家也不相信,连家人也不谅解。”父亲曾骂她:“花这么多钱让你去念书,你却搞这些房间??的事,多丢人!当时她想“我是来开医院的,不是开妓院的”来自我嘲解。


2006年从台湾树德科技大学人类性学研究所毕业后,童嵩珍就开始思考,欧美教科书上说的是台湾在性治疗实践过程中无法教的。同年,童嵩珍决定出国见识在国外到底是如何操作的。她先后赴美国、德国学习,并获美国ACS临床性学家学院证书、德国谭崔(Tantra)性能开发工作坊第三阶(最高阶)结业,并获同期最杰出荣誉。谭崔源于印度,是最古老的神圣性爱练习术,许多性爱指导的手册都缘于此。它的精神强调“当下”与“存在”,基本上是一种爱与被爱,以及关系上的流动。


在德国的课程使童嵩珍对性有了脱胎换骨的认知:“刚一进谭崔工作坊,老师就要求全部的学员都要裸体。第一课就是脱光你所有可以代表你自己的东西……老师的用意是用你最真实的一面去面对别人……老师说今天开始练习高潮,你的高潮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你要带领你的伴侣一起进入那个境界,他们的说法是‘合一’。


在谭崔中,它不断要求我们抛开自我、面对真实的恐惧、理性与不完美,回到真实与自然的存在。”而她在德国所学习的谭崔就是学习这种精神。同时她也强调性治疗是一种独立存在的专业,而性治疗师亦受严格的训练,在指导过程中不会、也不允许和病人存在性行为,只是协助病人在性行为过程中若遇到确切困难时加以从旁辅导。  从业五年的纽约性治疗师丽贝卡特里在自白文章里的描述道出了“性”的双面。在美国,注册执业的性治疗师高达3万人(据美国性教育咨询治疗协会统计),俨然已发展成为一种成熟行业。根据真人故事改编的美国电影《亲密治疗》,便是其一个缩影。童嵩珍的故事几乎就是电影的翻版。在治疗师的指导下观看教学影片是“性福六堂课”的一部分,童嵩珍刚开始创办治疗室的时候都是她自己亲自寻找剪辑影片,现在已经有50部可供观摩的影片。


同时,童嵩珍也会给求诊者留“家庭作业”,是一张图画形式的填空题。每位接受治疗的人,都会得到一张异性平躺的简笔画(图1),然后自己把伴侣性器官的联想用图画的形式表现出来(图2是一张嘴、图3是一个苹果派、图4是一只眼睛)。一年半前才转行当性治疗师的宋子棨,走入这一行则完全是意外,几年前,在台湾南部一所小学当代课老师,一个国小(内地的小学)三年级的学生问她:“老师按摩棒用来做什么用?”让她吓了一大跳。因此决定念性学研究所加强自己的性知识。  这些图像是童嵩珍给求诊者留的家庭练习,题目为互相描绘对方的性器官,并标注敏感等级:加号代表敏感,两个加号代表很敏感,减号则代表不舒服。这个形式就是来自于tantra工作坊,现在作为“性福六堂课”中的一环——性感觉开发。


颇令童嵩珍自豪的是,经过她与团队的治疗,还成功帮一对80岁,结婚60年的老夫妇成功找到了性福。2014年5月28日是他们结婚60年的纪念日。看着奶奶牵着爹爹走进咨询室,缓缓的和我说,多年前爹爹因为中风,不但在行动上需要人帮忙,就连勃起也出问题,奶奶就这样一直待在身边侍候着。他们说,剩下的时间想抓住‘青春’的尾巴。


“走出治疗室时,我看着奶奶掺着爷爷性福的背影,心里无限的温暖与感动。成就一对80岁的老人的性福是天上掉下来给我最好的礼物。”2013年10月14日,童嵩珍在博客里这样写道。




治疗师  上阵  亲自  指导  真实  工作  

0   0   0

还没有发布信息